1. 村医网首页
  2. 村医风采

张学昌:我的乡村医生生活

张学昌

张学昌

执著从医,努力求精

1957年10月6日,我出生于四川省西充县车龙乡8村,这里地处西充县与蓬溪县、嘉陵区交界处,属典型的两县一区交界处的偏远山区。这里地势低洼、山恋起伏,长年天气阴晴各半,气候温润潮湿,是各种疾病、瘟疫多发地。

1978年前的这里偏僻贫困,交通十分不便,本村及其周边村落乡亲皆处于看病难的困境,乡亲们因贫、偏延误医治时间不幸离世或留下后遗症的事时有发生。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渐渐萌生了从医的念头,并开始买书自学医道。

1978年春,远近闻名的老中医李三友被我的执著、踏实好学打动,破例收我为徒弟。随师两年间,强烈渴望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心理,促使我勤思好问、刻苦钻研,很快成为李老放心出师的徒弟,并开始独立行医,渐渐小有名气。但我很快意识到,中医的诊疗手段重在“望、闻、问、切”,药理特点是稳、慢,重在调理,负作用小;而一些急性病症和疑难杂症还是需借助西医先进的诊疗手段和药物攻势,才能事半功倍的治病救人。于是,在自学西医的同时,我积极报名参加了各级卫生部门主办的诸多培训,订阅了大量医学刊物,将理论理与实践相结合,试着将中西医结合诊疗病人,渐显成效。

跋山涉水,多重身份

由于我们当地几地交界,乡村路面硬化数量受限,又属典型的川北地貌,道路蜿蜒狭窄、路边灌木野草丛生,出诊无法以车代步。35年来,我一直是以木棍探路、驱赶虫蛇,用背篓当药箱,好节约往返路程。

经常是东家未完,西家又叫,到处是留守老人和儿童,有时遇到缺人手照料的患者,还得亲自做一些诸如烧水喂药、洒扫消毒一类的事,自己既是医生、又是护士、还是护工和药剂员,回到田间,我又是农民。35年来,我日平均诊治患者二十余例,诊治疾病三十余万人次,治愈疑难杂症上万例;接种疫苗率达98%、农合建卡率达100%;日平均行程约三十公里,日工作时间超过18小时,全年无完整休假日。时有老人叫我“亲儿子”、“活菩萨”、“救命恩人”、“娃儿的再生父母”、“背篓医生“等感激之名。

不求名利,但求惠民

这次经多位乡亲力荐,并劝叫我参加“最美乡村医生”评比活动,我感激乡亲们对我35年来工作的认可、对我本人的认可。而我只是做了一名乡村医生应该做的事,尽了一名乡村医生应尽之责。若能当选,我只求各级职能部门能给予我们当地泥泞路面以更多硬化,给予医疗事业以更多扶持,特别是对申请筹建甲级医疗站一事给予政策惠顾,让当地留守老人和儿童有一个专业些的疾病预防条件和就医环境。

本文来自寻找最美乡村医生,网络收集,本文观点不代表村医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