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村医网首页
  2. 村医风采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他是一名80后,叫马国林。守护大山近十年,曾在零下十度的风雪天气里出诊,来回山路光步行就得花3小时;

他是一名90后,叫陈龙。不到30岁,凭借自身努力考取全科医生执照,据说是整个村都想把女儿嫁给他;

她是一名90后,叫马金花。身材娇小,村里人习惯都叫她——“尕大夫”……

他们都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县。他们的身上,有着一个共同的标签——乡村医生。

6月20日-21日,复星全球合伙人、执行董事龚平一行来到东乡县,深入车家湾乡马脊梁村、果园乡果园村实地调研乡村医生工作,走访基层卫生院、卫生室医疗状况,并代表复星为扎根大山的乡村医生送上免费的意外险及重疾险保单,以及笔记本电脑等设施。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马脊梁村村医马国林:家人是最大牵挂

山夹路,路盘山。

从东乡县政府出发,龚平一行与复星旗下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派驻东乡的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驻点队员姚佳伟,以及东乡县委、县政府、县卫计局领导一道,驱车来到位于东乡县城东南部、距县城42公里的车家湾乡。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东乡县车家湾乡

车家湾乡总人口达3946人,约900多户村民。整个乡下辖五个村,分别是:车家湾村、水家村、段岭村、大湾村、马脊梁村。五个村当中,仅马脊梁村有专职的村医,他的名字叫——马国林。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马脊梁村村医马国林

由父辈算起,马国林一家安家于马脊梁村,已逾四十载。

马脊梁村,因村庄所处位置山势险峻,山脉形似马背,故得此名。

2010年,1980年出生、由卫校毕业的马国林,选择回乡做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为全村老小开展妇幼保健、慢性病管理等公共卫生服务工作。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狭小的空间,简单的医疗器械

与大城市里绝大多数的“80后”相比,已育有一子一女的马国林,显得更加稳重、谦和。为了方便开展村医工作,马国林硬是在自己家“隔”了一间房间出来,设计成一个简单的卫生室作为医疗服务的根据地。房间略显狭小,不足十平方米,医疗器械也就只有简单的“三件套”。

“轻的疾病,像感冒等呼吸类疾病,卫生室还能看一看。如果是更大一些的病,就要到乡里卫生院去看。”尽管每天前来就诊的村民不到两位数,谈到目前所面临的困难,马国林仍表示,希望在硬件条件上,能把卫生室修得再大一点;软件上,像B超、心电图仪等检测仪器,都是当下最为缺乏的。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左二)和马国林医生交谈,了解村民健康状况

除了坐诊,马国林还会定期下乡巡诊。印象最深的一次出诊,是在今年的3月份。当天下午3点,马国林在家中接到一位村民的来电,说是吃了水果之后,感到肚子不适。

“那天雪还特别大,气温只有零下10度左右。”马国林回忆到,自己带上装备,从卫生所出发。还是乘着自己的那辆摩托车,湿滑的山路让行路变得异常艰难,甚至还出现了打滑。最后因为雪大,实在无法继续前行,马国林干脆将摩托车停在马路边,步行了将近1个半小时,才来到病人的家中。彼时,病人已经出现了发热的症状,体温升至39以上,并伴有急性肠炎。马国林第一时间为病人诊治,打了退烧针,服了肠炎药,才使病人的情况稳定下来。完成就诊之后,雨雪依然未见减小。马国林只能再度步行出村,还是再走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到了停摩托车的地方。骑上摩托车,回到家中,已接近半夜。

马国林既是一名村医,同时也是村里的贫困户之一。马国林是家中的独子,其父亲马海国,因年轻时候做农活、拉车,积攒了一身子的病,母亲马进祥的身体情况也并不理想。

马国林为笔者盘了一下自己每月的经济收入——村医补助每月500元,公共卫生服务每月100-200元,再加上门诊收入,这几乎就是他的全部月收入,总共加起来每月不到千元。因此,马国林在坐诊、行医之余,自己还得依靠种农田来增加部分收入,以供家庭开销,增加保障。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给马国林医生送上免费的意外险保单以及办公设备

为何不走出大山,去探寻外部更好的工作、生活机会?

马国林坦言,纵使外面机会再多、再好,唯有家人才是最大的牵挂。更重要的,全村老小的健康都得由他来守护。

陈何村村医陈龙:走回大山,造福家乡

来到果园乡,笔者被告知,陈龙是整个果园乡陈何村最想把女儿嫁予的对象。

陈龙是一名村医,出生于1991年。年纪虽不大,但在果园乡从医至今已是第八个年头。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陈何村村医陈龙

果园乡,位于东乡县东南部,毗邻车家湾,距县城25公里,地处巴谢河两岸。相比起马国林所在的车家湾乡,果园乡卫生院的条件整体较好,所辖11个村都配备有专职的村医负责。陈龙便是其中之一。

从2011年开始扎根村里,2013年开出自己的诊所,再到2015年考取全科医生执照,这位“全村最受关注的男生”,用自己的不懈努力成功谱写了一名“非典型90后”的人生轨迹。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向陈龙医生了解村卫生室状况

在陈龙之前,陈何村村医的位置一直空缺,且没有标准的村卫生室。陈何村现在的村卫生室,是由陈龙自己出资建造的一个简单的处所。说得更直接一些,其实就是一间简易板房。开在主马路边,为的是方便全村人前来就诊。在陈龙的诊所开之前,村里人生病要看医生,要跑到2-3公里外的卫生院去看病。

和自己的同龄人一样,陈龙本可以选择走出大山,开启自己的人生。在州卫校毕业后,陈龙接受了父亲的建议,选择回村担任村医的工作。这一选择,陈龙简单归纳为——“造福家乡”。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与陈龙医生交谈,了解村民健康状况

陈龙的“家”所在的果园乡陈何村,全村一共有418户,总共2400多人。这其中,因病返贫的就有17户。哪家得了糖尿病,哪家患了精神病,陈龙烂熟于胸。

除了日常坐诊以外,与其他村医一样,陈龙都要定期下乡建档、随访、接种。全村人的公卫服务工作,开展起来异常繁琐,医疗设备简单,各方面条件有限,压力很大。

但在这繁忙的工作中,陈医生自学并通过了乡村全科医生的考试,希望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水平,为村民提供更好的医疗卫生服务。

在陈龙看来,眼下诊所里最缺的还是检测的仪器,诸如B超、影像、放射等。“诊所现在还是一间板房,希望今后能有所改善吧。”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给陈龙医生送上免费的意外险保单以及办公设备

果园村村医马金花:个头小,心很大

在东乡县果园乡果园村,都知道有一位“尕大夫”。

个头虽然小,但心可以很大。况且,她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马金花。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果园村村医马金花

在一幢背靠大山的平房中,笔者见到了年仅26岁的马金花。这里是东乡县果园乡果园村的卫生室,由政府出资建造,与村委会相邻。这里也是这位90后“尕大夫”的工作场所。

“全村人当中,患精神病的有4人,患糖尿病的有18人,患高血压的有44人……”对于全村患有重大疾病的村民,“尕大夫”都能脱口而出。每次出诊,马金花都会乘自己的那辆小摩托车,下到村民家中进行诊疗、救治,还定期上门对村民进行量血压等常规体检工作和宣讲医疗卫生知识。单日出诊最多的一次,达到了12次。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向马金花医生了解村卫生室状况

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查阅村民的健康状况,马金花的桌子上常年摆放着三本登记本,分别是全村老年人的健康状况登记本、全村传染病状况登记本、全村高血压状况登记本。

对于马金花而言,这就是她最珍贵的“大数据”。或许是因为电脑操作的不甚熟悉,马金花的“大数据”管理显得稍有些“原始”——登记本中的每一个检测数据,都是自己手写输入。纵然繁琐,巨大的工作量背后,无不透着“尕大夫”的细心、认真。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查看马金花医生珍贵的“大数据”

在州卫校毕业之后,马金花便回村担任村医。通过大量的到户走访,和村民沟通交流,“尕大夫”早已和村民们打成一片,且对于如何更好的开展村医工作、给予村民有效方便的医疗服务,有着自己的一套办法。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开展村医工作的同时,马金花也积极关注全国村医的现状以及相关政策,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给马金花医生送上免费的意外险保单

马金花是土生土长的东乡人。与马国林、陈龙的经历相类似,马金花大专学成之后,也是选择回到家乡,投身基础乡村医疗,守护全村1300名村民的健康。

“怎么看大家给你起的‘尕大夫’的称谓?”面对笔者的这一提问,马金花笑了:“我挺喜欢这个称号的,叫什么都不要紧,只要我的服务能帮助到村民就好。”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马金花医生守护全村1300名村民的健康

听说下半年还要评选“最美乡村医生”,乐观、开朗的马金花忍不住笑了。“我应该算不上美吧……”谈及平常生活,“尕大夫”说自己从来不化妆,因为微薄的工资买不起化妆品。

“还是请大家多关注乡村医生这个群体吧。”面对镜头,马金花略有些羞涩。话虽朴实,但足以袒露自己作为一名普通村医的真实想法。

复星在行动:结合自身优势支持村医

山大,沟深。

在这样的大深山里,马宋吉尼生活了四十五载。

马宋吉尼的家,小得只有一张床的宽度。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更别说电器。墙上贴着三张奖状,是马宋吉尼的孩子马占雄所获得的。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马宋吉尼的家以及墙上贴着的三张奖状

5年前的一次患病,彻底改变了马宋吉尼全家的生活。

2013年的一次呕血、腹痛,马宋吉尼被诊断出乙肝。5年过去,乙肝已发展至肝硬化,并有腹水。气短、腿肿、易疲劳,伴随着马宋吉尼。也因为自身的这一病症,马宋吉尼已无法下地务农,常年只能卧床休息。现在,家庭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太太一个人身上。孩子当中,最大的17岁,现已辍学,最小的孩子只有1岁半,家境之艰难不言而喻。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一行探望马宋吉尼

“过去乙肝防治没搞好,导致村里不少人在青壮年时期患上这一疾病,从而也导致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情况的发生。”东乡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唐占珍谈到。

在东乡,这样的例子并非个案。以马宋吉尼为例,未查出乙肝症状前,因下地务农种庄稼,每月还能有500-600元的收入。自从查出患病后,这一收入就断了。与此同时,每月服用药物的成本要1000多元。马宋吉尼直言,现在连药也买不起。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龚平同学了解当地乡村医生情况

“全国扶贫看甘肃,甘肃扶贫看临夏,临夏扶贫看东乡。”东乡县政府副县长马振峰毫不讳言当下东乡扶贫工作的压力。

就东乡县医疗的现状和问题,唐局长给出的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问题——东乡县全县现有行政村229个,199个村卫生室;全县现有村医231名,其中全职75名,兼职156名;有乡村医生执业资格的村医共98人,没有乡村医生执业资格的村医有133人。

“全县乡镇级卫生院现有全科医生23人,15个乡镇卫生院没有全科医生。绝大部分卫生院检验、影像等辅助科室专业人才缺乏明显,中医药人才比例严重不足,基本上是以内科支撑的‘单腿’运行模式,一些常见病、多发病得不到有效治疗。”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复星在行动

唐占珍还提到,东乡县现有村医年龄偏大,知识老化,不适应健康扶贫、分级诊疗、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等新任务的需求。招录的乡村医疗卫生人才队伍不稳定,临聘人员数量大、工资低、社会保障滞后,大多数临聘人员、大部分村医未缴纳养老保险金,队伍稳定性差,存在安全隐患。

“通过扶持村医,从而间接地扶持到基层村医所服务的村民,是复星发起此次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真正的使命。”龚平在交流中指出,复星将结合自身优势,为乡村医生提供重大健康保险支持的同时,还将为村医提供更好的医疗培训资源,选拔优秀的村医赴复星下辖医疗条件更为完善的设施当中进行培训、实习、进修,进一步提升医疗救助的水平。

龚平还表示,复星还将结合自身在康复养老,尤其是在社区养老方面的实践和优势,探求社区结对、诊疗设备捐赠、基础硬件设施建设、重大健康保险支持、巡回诊疗等帮扶机制的长效化。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乡村医生健康扶贫 | 大山深处,有一位美丽的“尕大夫”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发布者:我是村医,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un1.cn/31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